kok全站|kok官网在线药业服务热线16506800004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6506800004
地址:辽宁省营口市盖州市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资讯 >
暂缓审核半年后悄撤申请终止上市揭晶云药物IPO斩戟科创板之谜
浏览: 发布日期:2021-10-13

  导读:在晶云药物IPO于今年3月15日首次接受上市委审核之时,《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相关规定尚未公布实施,其因引发的核心技术先进性争议被“暂缓”。此后,随着《指引》规定的出台,加之晶云药物自身最新财务数据的更新,使得原本尚有争议空间的科创属性问题按规定被“一锤定音”。

  在被暂缓审议六个多月后,苏州晶云药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晶云药物”)终究没能等来重启IPO上市委会议的机会。

  9月30日,国庆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上交所更以“主动撤回申请”为由正式宣布晶云药物此次科创板IPO之旅的终结。

  公开资料显示,晶云药物为一家专注于药物晶型研发服务和晶型技术产业化的企业,总部位于苏州,并在北京、美国新 泽西和加拿大多伦多分别设立研发中心。

  此次申请科创板上市,拟发行不超过1046.317万股以募集6亿资金投向“晶型技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创新晶型技术及产品开发平台建设”两大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自2020年6月19日正式向上交所递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后,近一年多时间里,纵然晶云药物此番IPO罕见地经历了来自监管层的4轮问询,但依然未能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

  “请发行人进一步说明其符合科创属性要求的合理性”,这是在半年多前的那场决定晶云药物上市命运的上市委会议上,科创板上市委委员们给出的“暂缓审议”其上市申请的理由。

  斯时,在上市委会议现场,上市委委员共对晶云药物提出两大方面的问询,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要求其结合核心技术、持续研发能力以及可比公司的技术优劣势说明其有关科创属性的信息披露是否符合相关信息披露要求。

  在每次回复中,晶云药物及其保荐机构皆坚称“发行人核心技术具有先进性,在境内外晶型研发领域中属于领先水平”、“发行人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的晶型研发业务具备科创属性”、“发行人符合科创板科创属性定位要求”。

  “晶云药物最终选择终止IPO,最主要原因是其最新的财务数据使得其不能满足监管层对科创属性界定的硬性规定。”在晶云药物撤回其科创板IPO申请的第一时间,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机构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对于核心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的争议,在一定程度上有些许主观色彩,科创板上市企业的科创属性是自开板以来一直备受市场争议的话题,此前亦有部分企业通过各种各样的包装手段“美化”、“虚构”其科创技术含量以期上市,并由此引发了热议,也正是源于此,证监会在2021年3月20日正式颁布《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下称《指引》),并在一个月后的4月中旬对《指引》进行了进一步修订,由此进一步明确了科创属性的企业的内涵和外延。

  晶云药物IPO于今年3月15日首次接受上市委审核之时,《指引》相关规定尚未公布实施,其因引发的核心技术先进性争议被“暂缓”。此后,随着《指引》规定的出台,加之晶云药物自身最新财务数据的更新,使得原本尚有争议空间的科创属性问题按规定“一锤定音”。

  早在上交所对其此次IPO下发的第一轮问询中,便要求晶云药物将现有核心技术中能够衡量其核心竞争力或技术实力的关键指标、具体表征及与同行业公司的比较情况等,使用易于投资者理解的语言及数据充分分析其核心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在境内与境外发展水平中所处的位置。

  根据晶云药物IPO申报文件,其的核心技术在于综合实力较强的药物晶型技术平台,为制药企业提供高效、专业且根据药物特点设计的药物晶型研发服务。

  在回复监管层对核心技术质疑的首次问询中,晶云药物从“药物晶型研究领域的行业影响力”、“晶型研发服务客户覆盖面”、“晶型专利申请数量”、“创新晶型突破成功率”、“创新晶型技术产业化能力”等五个方面一直重申自己“在晶型研发领域领先的技术实力”。

  经过了第一轮回复的详细辩解之后,有关其核心技术的先进性问题似乎暂时获得了监管层的认可,在随后的第二轮和第三轮问询中,上交所便并未对其技术先进性和科创属性进行过多质疑。

  但令人意外的是,2021年3月初,已经经过三轮问询的晶云药物突然遭受到了上交所的第四轮问询。

  而在第四轮问询中,有关晶云药物核心技术的先进性和竞争的优劣势再次被质疑,并被监管层要求客观修改招股说明书中的有关内容的相关披露,并被质疑“选择性披露”。

  “在大部分科创板拟上市企业中,被问询四轮的情况是少之又少的,也就是经过了前三轮补充,企业还有未能说清楚的问题,当然其中也可能包括一些突发的状况。”沪上一家大型券商的投行保荐人代表告诉叩叩财讯,如果在问询中,监管层多次集中问询同一类问题,那么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监管层对该问题存在较大的争议。

  在第四轮问询中,监管层就晶云药物在申报材料中所提到“2016 年至 2019 年期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受理的晶型专利 PCT 国际申请中,发行人晶型专利申请数量排名全球第一”的表述进行了质疑,并要求其披露目前的主要客户构成,是否主要为仿制药企业;若其报告期内主要为仿制药企业服务,要求在招股说明书业务与技术章节中补充披露该情况。

  作为晶云药物此次IPO的保荐机构,华泰联合则也表示“经核查,发行人在招股说明书中的相关表述,能客观反映发行人在晶型研发领域的技术情况和市场地位。”

  但在2021年3月15日召开的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20次审议会议上,有关晶云药物核心技术、持续研发能力以及与可比公司的技术优劣势,是否符合科创属性要求的合理性问题,还是成为让监管层其尚存疑虑之处。

  在因科创属性合理性问题被判“缓刑”之后,晶云药物并未放弃IPO的推进,在此后的几个月中,其也曾多次向监管层补充材料以期尽快获得重新上会的机会,直到其2020年最新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出炉,这也浇灭了其IPO的最后一点希望之火。

  如果说此前监管层对于晶云药物核心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的质疑还有一定的可解释空间,那么晶云药物财务数据所透露出来的基本面上的“硬伤”,则使得其此次IPO几无回旋余地。

  据晶云药物最新出炉的2020年财务数据显示,其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仅为15044.22万元,而在此前的两年中,即2018年和2019年间,其分别录得营业收入为12869.22万元和11503.29万元。

  据证监会在2021年3月20日正式颁布并在4月中旬进行修订后的《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中,就拟科创板上市的企业科创属性评价指标给出了包括4项常规和5项“例外”条款,即企业需同时满足4项常规指标,可认为具有科创属性;如不同时满足4项常规指标,若满足5项例外条款中的任意1项,也可认为具有科创属性。

  “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20%,或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达到3亿元”则为判定企业科创属性是否符合要求的四项常规指标之一。

  显然,按照此规定,在最近三年内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仅8.1%的晶云药物,其科创属性并不符合科创属性评价指引的硬性指标。

  据叩叩财讯统计,自科创板开板以来,截至2021年9月底,共有12家企业的科创板IPO申请被科创板上市委否决,其中有8家公司便是因科创属性、核心技术先进性论证不足而遭遇斩戟。

  2021年9月,仅一个月内,3家企业的科创板上市申请遭到上市委的否决,也是科创板开板以来出现最多遭否案例的单月,而这三家接连被否的企业,冲击上市失败的主因,有两家皆指向了监管层对其科创属性和技术先进性的质疑。

  9月22日,上海吉凯基因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凯基因)闯关科创板未能通过上市委会议审核。

  “发行人未能充分披露其核心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相关业务的成长性和潜在市场空间及对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因而不符合科创板上市要求。”上交所在上市委会议结束后,如此公告吉凯基因IPO遭否之由。

  9月3日被否决的浙江天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地环保”),上市委则认为其未能充分、合理说明在报告期内固废处理、脱硫特许经营、与施工分包和船厂改装相关的船舶脱硫系统和大气污染治理综合解决方案等业务和经营环节所涉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

  因科创属性不符要求的质疑,不仅让多家拟科创板上市企业在上市委会议上遭否,更让多家即使侥幸通过上市委会议审核的企业,也最终难逃监管层法眼,在注册环节纷纷铩羽。

  2021年9月10日,在焦灼半年时间后,杭州安杰思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杰思”)终于在上市希望渺茫的情况下主动按下了IPO终止键,而此时,距离其IPO申请成功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已足足过去了十月有余。

  据叩叩财讯获悉,安杰思IPO之所以在注册环节不得不主动撤回申请,与晶云药物所面临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其2020年财务数据显示,其最近三年内,即2018年至2020年间的复合增长率未能达到20%以上的科创属性界定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这4家主动撤回上市申请的科创板IPO已过会项目中,包括安杰思在内,有三家便是因为与科创属性评价指标与《指引》规定不符而饮恨IPO注册阶段。

  2021年8月4日晚间宣布上市失败撤回注册材料的固安信通,和与其一道在同一日终止注册的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蓝箭电子”),便皆与安杰思同为“难兄难弟”。

  随着规定科创评价指标的《指引》正式实施,一大批“伪”科创企业正在遭遇着“大浪淘沙”的洗礼,哪怕是如固安信通之类早前已然过会的企业,也同样难逃“淘汰”的命运。

  类似固安信通、安杰思等准科创板上市企业止步于注册前的故事可能还会在今后不久的时间内继续上演。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已经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并已经提交注册申请的企业中,除了固安信通、蓝箭电子、安杰思外,还有数家在《指引》颁布前过会的企业“踩”中了《指引》红线,已经不满足科创属性的定性。

  如过会九个多月至今未获得证监会注册的南京森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森根科技”)IPO,其与固安信通、安杰思一样,由于2020年业绩的下滑,使得其不满足最近三年复合增长率20%以上的硬性条款。

  而早在2020年11月27日便成功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的北京中数智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数智汇”)IPO,即便在经过了近9个月的等待后,至今还是未能盼来其期望已久的获准证监会注册的消息。

  而据修订《指引》中明确规定,“限制金融科技、模式创新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禁止房地产和主要从事金融、投资类业务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

  随后,在申报材料中大量抹去“金融科技”字眼后,中数智汇摇身一变称自己为“信用科技与大数据服务提供商”。

  这前后矛盾的描述明显是为了规避《指引》中的有关硬性规定。这也使得中数智汇的上市前景“命悬一线”。